广州惠汇服饰有限公司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服装批发市场大全> 女装尾货批发技巧>

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07热度:

品牌服装行业越来越成熟,但在成熟的背后却是一堆可以压垮一个品牌的库存,相信开过服装店铺的朋友们都有过卖不掉的剩余货品,这些都可以称作库存。那么一个品牌的库存货品怎么处理的呢?下面一篇“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送给你。

 
“这个行业看谁能赚钱,就是看谁的库存更干净。”是这个行业的普遍规律。
 
鲜为人知的库存专家
 
夏生对一批2010年前生产的X邦正品很有兴趣,但价格没谈拢,美X邦仓管人员的出价是吊牌价的0.7折,而他的心理价位是0.5折。
 
夏生不是普通的顾客,他是专门收库存的人,雅称“库存专家”。造访X邦仓库的几天前,夏生经人介绍,和美邦做了一单生意,以平均每件7元的价格买走了7万件衣服,从T恤衫到棉衣都有。之所以能够以如此不可思议的低价买走,某华相解释说,这些服装多少有些瑕疵,但在我们那里都还能卖。
 
夏生十分认同品牌的价值,现在他收库存,基本上都要收名牌的。只不过,品牌永恒,品牌货却不是,他们不能拖太久,服装这个东西,两年以上的旧货是没人要的。
 
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而在国内像夏生有几万人,而这些人虽然来自国内五湖四海,但是他们都聚集在同一地方广东石井镇,因此在业内也将他们称为石井商帮。
 
一家档口抵一个集团公司
 
这里是中国的服装尾货天堂。这是一个隐秘的生意。整个石井100多亿的年营业额,对应的是正常渠道几千亿的销售额。
 
第一次见到夏生是在广州白云区石井镇的庆丰服装城。在服装城的一个显要位置,他经营着相连的五个档口。在那里可以看到许多英雄末路、被打回纺织物原形的国内外名牌:成包堆放的似新似旧的名牌充斥着档口的一二楼,沙发上、茶几和办公桌之间的空隙也堆满了名牌,进店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它们。
 
那天下午,夏生把几个货架的X喜鸟西装样品摆到档口外的通道里。这批吊牌价上千或几千元、产于2009年的西装是他两三个月前的战利品,总量有几万件之多,单价仅几十元钱。为了维护形象,X喜鸟公司在卖出时把领子上的标签剪掉了。
 
“这里是中国的服装尾货天堂,在全世界也是最大的。”夏生的朋友陈生说。石井镇的确有那么一点国际化的气息,在镇上广大、庆丰、锦东等几个服装城里,不时会看到扛着大包衣服或者正在档口看货的黑人或者中东人。有个沙特大户是石井的常客,“他每年来四五趟,带着翻译,一个档口一个档口目不转睛地看,一般一个礼拜就会搞定一单。”陈生说,这个沙特人一年从石井进货三四个亿,曾经一次拿了8000多万元的货。
 
揭秘: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不管什么牌子,是T恤还是羽绒服,库存拖到不得不出的时候,收购均价也就几块钱一件。在我们这里,不管是我们收进还是卖出,都是远低于生产成本价。”陈生说,“服装又不是金子,能保值。那些服装厂商总以为,100块钱成本的衣服,为什么要三五十块卖给我们呢?他们舍不得。于是就一直压着,可这东西越压越不值钱。比如2008、2009年的货,已经不是价钱的问题了,就是几块钱给我们也卖不出去。现在即使在偏远地区,大众的需求也是要漂亮,要款式好。”对那些库存积压如山的上市公司来说,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按服装行业的成本结构,大中型服装企业的生产成本约到吊牌价的1.8至2.3折。在库存市场上,需要的不是对价值的尊重,而是对爱便宜心理的尊重。
 
全镇的尾货生意,按陈生的估计每年有100多亿的交易规模。尽管商户聚集度极高,石井的店租仍然是十分便宜,一间20多平米的铺子,月租只要3000元,按某华相的说法,石井的尾货商铺不用交税,不用交管理费,“在广东这种地方,这么小的生意政府看不上。”
 
没有广告,绝大多数的石井商户时至今日也不在网上发布信息。为数几万人的尾货群体中,即便是陈氏兄弟这样的大户,也是服装业内毫无知名度的老板——他们差不多是一个隐秘的群体,只有圈子里的人才会彼此认识。有时候住进一个宾馆,里面的住客陈付阳可能有几十个都认识。陈生最近在青岛机场等飞机时也碰到好多个熟人。你想,几万人在一些特定的地方出出入入,肯定都会碰到的啦。
 
陈生说,在石井的库存市场,投入一个多亿现金去做的人算是大鳄。这个数字,乍看起来和那些大型服装上市公司相比不算什么,但在库存市场,资金的周转效率高得多。在服装产销企业里,一年最多做四季服装,投资周转四次,而在石井周转是不限次数的。一个亿是什么概念?按服装产销企业的正价至少相当于5亿。而且,我们今天收几百万,明天收几百万,资金一直在滚动,5亿这个数字还得翻好多番。
 
陈生一共操作了100多个牌子的尾货,样品多到店堂里根本都挂不下。“每个牌子的货,我们都是以几万件为单位。要知道,一年产销几百万件服装,在中国已经是超大集团公司了。”
 
揭秘: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最讲江湖规则的生意
 
在石井,我们能看到一种最讲江湖规则的生意。A如果能找到一单货,让B去收,能赚10万块钱的话,B分给A5万元。资金利息、仓库租金和其他费用都不用管。很多年以来,石井的店主们都是和找货人如此分账,双方没有合同,依据的是行当里自发形成的惯例。陈付阳说,在石井的童装圈子里,这种靠四处看货,和档口老板们共赢的人有几百个。
 
在杭州开过童装厂的胡生和陈生打过几年交道,很欣赏陈的行事风格。他过来收货的时候,我们并不让他进到仓库里去,只是把样品拿出来,然后告诉他有多少件。他看上了,就把定金放下,我们去装箱,他第二天就过来把货拉走了。如果碰到大仓库,库存数量太大,他就会联合圈子里的几个人一起来收。胡生说,这个群体的存在很有必要,库存堆在那里已经是废品,多少能回收一些资金,总比借民间高利贷来补充流动资金要好,尤其是近年,各地高利贷的行情都到三分以上了。
 
“一单几万件的货,少个几百件,或者掺了一些次品,对我们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只是按各个品类的比例来给一个均价。”陈生说现在的库存货源实在太多了,“现在全中国生产的童装包括库存货,国内的孩子十年也穿不完。”这话可能有些夸张,但也接近事实。
 
尽管一些知名公司对库存帮往往表现倨傲,但到了一定时候,他们也会有求于这些江湖上的及时雨。几年前的一个晚上,陈生就接到一个东莞打来的电话,说是一个老板急需2000万元现金。陈生连夜联系人把钱凑齐了去拉货,就在最近,陈生的朋友还做了一个1700万元的大单。
 
不要低估库存帮的能力,伴随着服装业的多年扩张,库存帮也在扩张,陈生说,以前我们凑2000万元,要很多个档口,一家几十万地凑,现在只要两家就能拿出来,这个行当全是现金交易,不赊不欠,再没有比这简单直接的生意了。
 
揭秘:卖不掉的库存尾货,在这里却每年有100多亿的交易规模
陈生表示,目前在很大程度上,石井镇是服装库存最后的去向。然而,即使到了石井,库存也还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像陈生、夏生他们,是库存市场的第一个层级,接下还有找他们几千几万、几十万地打货的全国各地库存分销商。由于目前市场中的服装库存量太大了,谁也没法保证石井库存能完全被消化。陈生透露,现在我们收服装也非常小心了,因为我们也产生了库存,像去年上半年,我收了100多万件服装,到下半年居然还有15%的服装没有被卖掉,这在这个行业里已经十分不正常了。
 
库存生死战
 
信息时代,时尚的更迭速度越来越快。不仅仅是每个季度最新的流行,还有用户越来越追求自我风格。
 
揭秘: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自然,服装品牌对库存管理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
 
长期来看,服饰生意是时尚、质量、价格和持续性的结合,然而一家服饰公司出现问题,往往最先体现在库存上。
 
“这个行业看谁能赚钱,就是看谁的库存更干净。”是这个行业的普遍规律。
 
唯品会库存特卖的模式的出现,就代表了这个行业长久以来的问题。早在2012年,42家上市服装企业存货总量高达483亿元。
 
揭秘: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而现如今,库存仍然是这些企业侵吞利润率的炸弹。
 
东方证券最新研究显示,大部分服饰企业的库存天数都在150天以上,极少数有企业能够把库存天数控制在100天以内。
 
库存是企业的生死战,这是效率与成本长久博弈。
 
品牌折扣尾货都是有质量保证并且长期供应的货源,而这么一个新行业也是支撑线上各大品牌正常运作并保持光鲜亮丽外表的脊梁柱。这么一个新行业,在尽可能质量保证的情况下大大降低进货成本,从而养活全国大大小小的服装店,这就是广州白云石井尾货批发,你不知道的行业秘密。

本文地址://www.huipick.com/skill/6925.html